>>返回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公路交通 > 收费公路怎么看 > 专家观点

【中国储运】物流成本高是个“伪命题”

中国储运杂志  中国储运杂志      2015年12月17日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物流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8.0%,从纵向比较来看,这一比率总体上呈现下降趋势,但近年来下降较为缓慢。从横向比较来看,这一比率高于美国、日本9.5个百分点左右;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约6.5个百分点;高于“金砖”国家印度和巴西5~6个百分点左右。

  曾几何时,“中国物流总费用占GDP比重过高”已成为行业内外对我国物流行业发展状态的重要的评判标准,甚至由此得出了“物流导致物价畸高”、“流通费用高企一直是制约我国商贸零售业发展的重要原因”这些结论。

  然而在众多业内资深人士看来,这一说法存在先天的缺陷和谬误,应该谨慎看待。

  “中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太高,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德利得物流运营总监恽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斩钉截铁的说,“中国的经济发展结构跟发达国家不一样,肯定不能简单的套用公式,然后加以对比,事实上,按照现在的运费标准,中国的每吨货物承载的GDP比发达国家低一半还多。”

  天地汇CEO徐水波也表示,“我们长期抱怨中国的物流成本高,同时还缺乏有效的措施,是由于没有了解到这个行业真实的一些数据,很多时候出台的政策都是畸形的。”

  泰达物流董事长张舰在2013年中国物流企业家年会上也公开质疑一些专家学者以“中国物流总费用占GDP比例过高”说话。“我在外讲课的时候也跟他们讲,你们要看美国的GDP结构,美国的GDP比重跟物流没有问题。”

  中物华商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景福则告诫媒体,正确分析中国的物流总费用占GDP比重的比例,应该要科学地加以分析,不能打板子打在物流企业身上,“这个责任应该说并不在我们的物流企业身上。”

  对于业内人士口中的这个“伪命题”,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副主任何辉表示,中国物流总费用占GDP比重过高,确实反映了我们国家的物流运作水平、服务能力,物流的效率比发达国家要低的客观事实,但也应该从多种因素进行系统分析,正视其中的基础性原因。

  何辉说,“我国现在总体上仍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服务业欠发达、工业产品附加值偏低,是现阶段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这也是我国物流费用高于美国和日本,甚至高于印度和巴西的基础性原因。从产业结构来看,我国第一、二产业占比高而第三产业占比低。我国的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在GDP中所占的比重分别为10.1%和46.7%,第三产业占比仅为43.2%,而美国的数据则是78.8%,日本、德国、印度和巴西的占比分别为71.5%、71.0%、55.2%和66.6%,由此可见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不仅远低于美国和日本70%以上的水平,也低于巴西60%以上、印度50%以上的水平,这就导致经济发展的物耗和能耗偏高,引致物流需求规模偏大。”

  同时,何辉还认为需要从产业布局和产品附加值两方面来分析。

  “从产业布局来看,由于上游能源资源和部分下游产业逆向分布,一些高能耗、高物耗产业不能按照地区比较优势布局,致使煤炭等大宗商品长距离、大规模运输,导致我国货物周转量明显偏高。而从产品附加值来看,相较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我国工业产品增加值率偏低,这意味着实现同样多的商品销售额、耗费同样多的物流费用,但所创造的增加值明显偏低,这就会导致物流费用与GDP的比率偏高。”

  生产方式粗放也是我国物流费用偏高的重要原因。“当前,我国已进入过剩经济时代,与此相应,消费模式也逐渐从单纯追求温饱型或数量型,向追求消费价值多元化、个性化转变。但生产方式仍以“大批量、规模化”为主,导致产需不能有效衔接、资源周转偏慢、社会库存居高不下。2012年,我国工业企业存货率为9.4%,远高于日本等发达国家5%的水平。因而,降低物流费用需要切实转变生产方式。”

  “此外,流通模式粗放与物流费用偏高密切相关。”何辉认为,流通模式粗放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供应链为主的现代流通体系建设进展相对缓慢。由于生产方式整体上没有由“大批量、规模化”向“柔性化敏捷制造模式”转变,同时受“大而全”、“小而全”运作模式的影响,生产企业还不能根据自身行业特点提出有效的物流和供应链需求,造成供应链发展缓慢、物流专业化发展水平较低,社会物流资源缺乏有效整合、不能集约使用,导致物流效率偏低、费用偏高。

  “2012年,根据我们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的重点企业调查,我国企业对外支付的物流费用占企业物流总费用的比重为61.0%,低于日本约9个百分点,差距较为明显。”

  流通模式粗放的另一个表现是物流一体化建设相对滞后。受体制性和机制性约束、基础设施不完善、物流标准不协调、信息化水平较低等因素影响,我国大流通体系尚未根本形成,部门分割和市场分割仍然存在,物流一体化建设明显滞后,社会资源周转慢、环节多、费用高。“例如,我国海铁联运比例远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目前国际上港口集装箱的海铁联运比例通常在20%左右,美国为40%,而我国仅为2.6%左右。我国工业企业流动资产周转次数不到3次,远低于日本和德国9~10次的水平。”

  何辉说,在我们每吨货物中承载的GDP比发达国家低一半,这说明我国的物流规模虽然很大,但是物流行业服务水平低,收费价格低,产出和效益偏低,这也是我们物流行业与工贸行业融合发展,相互促进的动力和方向。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