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要闻

【见证40年】从“制约瓶颈”到航运大国的巨变——访原交通部水运司司长胡汉湘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2018-09-11 09:10:00

  

  原交通部水运司司长胡汉湘。

  

  2017年12月,在全球第一大港上海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的装卸现场,只见吊车和自动导引运输车忙碌。这里的生产控制只需要9个人。

  

  1985年8月17日,年吞吐量为96 万吨的大连港香炉礁新建杂货码头北部正式开始使用,到年底增加接卸能力20万吨,对大连港压船压港的状况起到重要缓解作用。图为香炉礁新建码头一角。

  78 岁的胡汉湘,骑着一辆老式的“二八”自行车,如约而至。

  从1972年进入交通部工作,到2000年卸任水运司司长,再到2010 年卸任海峡两岸航运交流协会理事长,胡汉湘在交通运输行业工作了40 多年,在9 任部长的领导下,他见证、参与和推动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水运事业的跨越式发展。

  由“ 制约瓶颈”到航运大国,回首我国水运事业沧海桑田般的时代巨变,胡汉湘感慨万千,娓娓道来。

  压船、压港、压货曾经很常见

  胡汉湘进入交通部工作时,正值计划经济时期,能源和交通是严重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两大“ 瓶颈”。由于港口泊位严重不足,港口存在着严重的压船、压港和压货的现象。等待进港作业的船在港外等10 天是常态,哪个港口一出现超过20天的船,就要列为重点船,督促港口采取措施,尽可能不超过1 个月,但还是无法消灭“超月船”。

  “最长的在港等待纪录是183 天,那是上海港的一艘成套设备船,后来,这艘船卸完货后船底全是海蛎子,根本不能走了。”谈及40 年前的历史,胡汉湘记忆犹新。在国务院开会时,一位国务院领导问他:

  “ 港口压船这么严重,你们能不能做到‘ 做一等一’(即在港口里作业一艘船,在外面等待一艘船)?”胡汉湘说:“目前做不到。我们只能‘做一等三’,争取‘做一等二’。”那时,还没有集装箱船,都是散货、杂货船,装卸效率很低,港口吞吐能力严重不足。运输最紧张的时候,时任交通部海洋运输局副局长的胡汉湘曾一个月到国务院开过13次会。“国务院领导要求随叫随到。今天这儿堵了,明天那儿告急了,煤船要‘断炊’了……”胡汉湘回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上海煤炭告急——在22 个小时内,如果煤炭再不到就要“断炊”。时任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同志给胡汉湘写信说,今年上海向中央交105亿元的任务已经相当困难,如果煤炭再“断炊”,后果不堪设想。当时,胡汉湘正在江苏开会,接到报告后,立即和铁道部领导赶到上海救急。他打破常规,急事急办,在现场调度,让秦皇岛港把给广东和江苏的2条船紧急调往上海,加上铁路的紧急调运,解决了上海的燃“煤”之急。

  对于过去航运发展的低潮期,胡汉湘仍然历历在目。1991 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第一次到交通部视察工作时,问:“老胡,上海的集装箱在世界排第几?”胡汉湘回答说:“ 不是上海的集装箱在世界排第几,而是我国大陆所有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加在一起只有217 万箱,还赶不上我国台湾的一个高雄港(317 万箱)。”

  是改革开放改变了一切

  胡汉湘还清晰地记得,1978 年第一次随团访问日本时,他内心的震撼—— 日本经济高度发达,市场繁荣,物资丰富,我国与日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他出国的西服、领带、行李箱都是从部里借的,只有一套中山装和一双皮鞋是自己买的。20 多人的代表团没有一个人有照相机,每人20 元人民币的出国费用啥也买不起……

  往事历历在目,还有一件事让他终生难忘。胡汉湘第一次率团赴瑞士日内瓦参加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当时有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集团、苏欧集团和77国集团参会。会议的所有议题,都由国家集团主导。由于不是任何集团的成员,大会主席在每个议题最后,才征求中国代表团的意见。当时中国代表团说的话无足轻重,根本不被重视,不被采纳,也不能影响讨论的结果。在国际舞台上话语权弱,让胡汉湘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20年后,这一现象得到了根本性扭转。胡汉湘告诉记者,1997 年由29 个发达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邀请中国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会议。经外交部和交通部批准,胡汉湘率领一个8人代表团参会。我国是发展中国家,不是OECD 的成员国,此行却受到高规格的接待和热情的欢迎。为表示对中国的尊重,会议还临时改为双主席,胡汉湘被推举为大会主席之一。与20年前相比,感受不可同日而语。

  那届大会主题是“中国—OECD 航运政策研讨会”。会上,中国代表团全面阐述的中国改革开放期间航运政策和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和讨论的中心,反响非常热烈。散会时,各国代表团团长排队等着跟胡汉湘握手,表示感谢。胡汉湘由衷地感叹,国家富强了,地位提高了,才被尊重,才有话语权。

  “没有改革开放,哪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哪有今天的航运大国,哪有我们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胡汉湘感慨道,“是改革开放,改变了一切。”

  1978 年,我国万吨级泊位数量仅有133 个,而到了2017年年末,全国港口万吨级及以上泊位增至2366个,位居世界第一。全国港口集装标箱吞吐量也由1979年的3.29万标箱飙升至2017年的2.38亿标箱,港口货物吞吐量及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第一…… 全球十大集装箱港口我国占据七席,排名世界第一的除了庞大的干散货、油轮船队,还有首屈一指的中国制造品牌——上海振华港机,他们制造的集装箱桥吊占据全球80%的市场份额。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砥砺奋进和开拓创新,我国水运事业旧貌换新颜,供给不足、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历史早已一去不复返,目前正昂首阔步迈向由航运大国向航运强国转变的新的伟大征程。

  两岸海上直航是最高兴、最欣慰的事

  回顾进入交通部工作后的40余年历程,胡汉湘有30多年直接参与涉台工作。从2000年卸任水运司司长至2010年的10年间,胡汉湘以海峡两岸航运交流协会理事长的身份,全身心推动两岸实现全面“三通”。

  1949年之后的50 多年间,海峡两岸人员往来和通邮、通航、通商全部中断,骨肉同胞“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遥”。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首倡两岸尽快实现通邮、通航。多年来,党中央提出了发展两岸关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的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和主张。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两岸关系一步步向前推进,从海上互不通航到试点直航再到两岸三地间接通航,从“小三通”局部直航到全面双向直航,胡汉湘参与、见证了两岸海上往来发展的历程。

  对台无小事。由于对台工作的政治性、政策性极强,胡汉湘在接任海峡两岸航运交流协会理事长后,首先在上海拜访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听取其就对台工作的指示。同时,胡汉湘也提出自己对台业务商谈和交往时“坚持一中”的原则和工作思路,得到了汪道涵的肯定。

  根据党中央的战略决策和部署,按照“一个中国、双向直航、互利互惠”的原则,海峡两岸航运交流协会和台湾海峡两岸航运协会经过多次会谈,对试点直航和两岸三地间接通航达成了共识并付诸实施。

  为了推动两岸海上尽早实现全面双向直航,做好台湾人民的工作,加深两岸同胞的感情和祖国认同感,胡汉湘积极组织台湾港航企业集团的负责人和家人到11个省(区、市)进行参访联谊活动。他还非常重视宣传,抓住每次会见台湾客人或者造访台湾的机会,旗帜鲜明地宣传大陆对台一贯的大政、方针、政策,阐明一个中国原则,坚决反对形形色色的台独分裂活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8年11月4日,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在台北签署《海峡两岸海运协议》。根据协议,大陆方面开放63个港口,台湾方面开放11个港口,这被胡汉湘称为“海运直航一步到位”。2008 年12 月15 日,两岸海上全面直航的首航协议在大陆6 个港口和台湾3 个港口同时举行,翻开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崭新一页。“这是两岸人民盼望已久的喜事盛事,也是我一生最高兴、最欣慰的事,终生难忘。”胡汉湘兴奋地说。

  2010 年11 月,在胡汉湘卸任海峡两岸航运交流协会理事长的大会上,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徐祖远表示:胡汉湘作为协会第二届和第三届理事长,以其成熟的政治经验、出色的工作能力、强烈的敬业精神、特有的工作作风和人格魅力,为协会的建设、发展和两岸直航的实现作出了巨大贡献,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受到两岸业界的充分肯定和赞誉。由于多年来对台工作的突出贡献,胡汉湘获得了中共中央台办和国务院台办授予的“ 对台工作特别奉献奖”奖章和奖状。“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荣誉,也是党中央和国务院对交通运输部对台工作成绩的充分肯定和表彰。”胡汉湘说。

政府信息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