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要闻

国家动脉 脉动国家——党的十八大以来交通运输发展之通道篇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2017-08-07

【字号 】    【我要打印

  综合运输大通道是由两种或两种以上运输方式线路组成,承担我国主要客货运输任务的运输走廊,构成综合交通网的主骨架,是国家的运输大动脉。

  自从上世纪80年代,我国铁路、公路和水运领域相继提出了若干通道建设计划,特别是200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布局方案以来,我国交通运输发展逐渐步入综合协调发展新阶段。

  30多年过去,各类大通道的建设和发展实践表明,综合运输大通道,特别是国家级、跨区域的大通道是保障我国国土、能源安全和强化区域间政治经济联系等国家战略的重要空间载体,是指导各种运输方式统筹协调发展的重要依据之一。

  国家大通道发挥重要引领和支撑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综合交通运输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综合交通基础设施网络日趋完善。到2016年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4万公里,其中高铁超过2.2万公里。公路总里程达到496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里程突破13万公里。港口万吨级及以上泊位达到2221个,内河航道总里程12.7万公里,其中高等级航道1.21万公里。颁证民航运输机场达到218个,其中吞吐量千万人次以上的枢纽机场28个。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快速发展带来的显著特征是:

  国家大通道基本覆盖全国主要运输干线和港站枢纽。我国当前已形成的最主要的铁路干线、公路干线和沿海及内河水运航线基本坐落在“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内。通道内的高铁营业里程约占全国高铁营业里程的90%。国家高速公路基本建成。全国过亿吨港口和千万人次以上机场均在通道内。综合运输大通道内枢纽节点的设施规模也不断扩大,整体客货运输能力大幅提升。

  综合运输大通道所承担的运输量比重明显高于其他交通廊道。据有关统计分析,到2016年年底,“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内主要干线铁路客运量超过10亿人次,约占全国铁路客运总量的45%以上;干线铁路货运量达7.8亿吨左右,约占全国铁路货运总量的20%。通道内,主要国家干线公路承担的交通量占国家干线公路总交通量的比重达到40%左右,其中,高速公路约占37%,国道约占38%。

  此外,“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覆盖了长江干流、西江干流和京杭大运河“两横一纵”内河高等级航道。上述航道的主要航段断面换算加权平均货流密度均超过1亿吨/年,其中,长江干流航段断面最高达8亿吨/年,西江干流航段断面常年稳定在5000万吨/年,珠江口航段断面超过1亿吨/年,京杭大运河各航段断面常年稳定在3000至18000万吨/年。

  综合运输大通道有效支撑了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呈现“东西梯度、南北差异”的服务特征。以各运输通道两侧0.5小时、1小时车程可达范围内所覆盖的国土、经济、人口情况看,沿海通道服务的国土、人口和经济规模最高,纵向通道覆盖范围呈现出由中部分别向南北依次递减的趋势,横向通道则呈现出由东向西依次递减的趋势,而且纵向通道的服务覆盖范围普遍大于横向通道。

  从运输通道空间布局看,当前已形成的运输通道主要集中在东中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城市较为密集的地区,东部地区运输通道1小时的服务范围基本已连绵成带,覆盖了所有的大城市密集区,尤其是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而西部地区仍有大部分空白服务区域。这主要是因为通道发展与这些地区的自然条件和经济活动密切相关。

  总体来看,国家大通道在服务国家战略、连通经济区域、带动沿线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引领和支撑作用,充分体现了交通运输在国民经济中基础型、先导性和战略性产业特征。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着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不断迈入新的高度和交通运输事业的蓬勃发展,我们正积极从交通大国向交通强国大踏步迈进。2017年2月3日,国务院正式印发了《“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提出要建设多向连通的综合运输通道,从顶层设计角度,提出“十纵十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布局方案(见下图),揭开了我国到2020年国家交通国土空间发展蓝图。

  为开创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提供支撑

  秉承“一带一路”倡议,交通运输承载着“五通”的主要使命,是“设施连通”的核心。为此,中国交通基于全球视野和国家发展面临的战略环境,以“六廊一路”为依托,大力推进沿线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海上合作项目,积极利用亚欧大陆桥、泛亚交通网、海上战略支点等向外延伸,在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通道、中巴、孟中印缅通道等七个方向作为全球连通的主攻方向,构建连接中国与全球主要国家、经济体的战略通道,为我国开创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提供支撑。

  据最新统计表明,2014年至2016年,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超过3000亿美元,其中,2016年达到1260.3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1.6%。与此同时,海外业务的拓展也带动了我国交通投资建设的经营模式创新,涌现出从单一的劳务输出转向施工总承包、海外并购、海外置业、投融资带动总承包、联合体+股权投资+承包、联合体+股权合作+承包+运营等多元化模式。

  目前,拓展国际战略支点、打造全球连通的步伐正不断加快。已逐步成形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肯尼亚蒙内铁路、马来西亚皇京港等建设项目,可有效激活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潜力、对区域经济发展带来较大的正向效应,成为我国推动“一带一路”合作建设的亮丽品牌,向世界传播了中国推动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的正能量。

  (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 李伟 孙鹏 陈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