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要闻

航班时刻分配初尝市场化改革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2016-01-13

【字号 】    【我要打印

  2015年12月31日,我国民航史上首次航班时刻拍卖在广州开拍,白云机场拿出九组航班时刻公开拍出“天价”。在本月20日左右,上海浦东机场也将首次采用“时刻抽签+使用费”的模式决定14个新增航班时刻的3年使用权。

  这是中国民航局首次推行航班时刻市场化改革试点,目的是探索建立最佳航班时刻配置模式,进一步促进航班时刻配置的公平、效率和竞争。

  国际上是怎么做的?

  目前只有美国有经验

  事实上,业内关于航班时刻到底是采用行政分配还是市场化配置一直争论不休。

  因为在一个国家的民航体系中,航班时刻、航线和空域是最核心的资源。目前,我国空域改革方案始终未能落实,航空公司的生存质量直接取决于航线和航班时刻,普通旅客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不同时间的航班,票价是不同的。

  目前,大部分国家采用行政分配方式,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采用完全市场化的方式配置航班时刻。美国、英国等少数国家采用行政性分配和市场化配置相结合的方式配置航班时刻。

  行政性分配以国际航协的《世界航班时刻协调准则》为指导,由民航当局或政府授权的机构,对航班时刻进行分配和监督管理。其要义为:行政分配、无偿使用、祖父权力、不用即失。其分配优先次序为:历史时刻优先、历史时刻调整优先、新进入航空公司优先、全年运行优先以及其他附加标准。

  市场化配置以经济杠杆、价格为手段实现资源配置,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为初次分配,对航班时刻进行估值定价,采用拍卖、收取高峰时段拥堵费或其他方式取得经济收益。二级市场针对已分配的航班时刻,允许持有者以交换、转让、出售、出租等形式进行航班时刻交易。从国际航空航班时刻市场化配置的具体实践来看,一般是先试行二级市场,再考虑一级市场。

  国际航空航班时刻二级市场的市场交易,逐步趋于成熟,其中英国希思罗机场的实践具有代表性。希思罗机场在实施二级市场交易后,带来了明显的使用效率和经济效益,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航班时刻供求矛盾。

  航班时刻一级市场的配置问题,国际航空理论研究很多,具体实践还处于探索阶段,到目前为止,仅美国在2009年1月12日对纽约三个机场10%的航班时刻进行过拍卖。

  我国怎么做?

  拍卖VS抽签

  我国此前对航班时刻一直采用政府主导的行政配给方式。此次中国民航局将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同时开展时刻拍卖、时刻抽签加收取时刻使用费、放开二级市场交易的改革试点。

  此次航班时刻市场配置改革试点,只对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内航空公司,只对取得中国民用航空规章121部认证的客运航空公司开放,近2年内发生航空器飞行事故的航空公司无参与资格。

  在改革试点中,考虑到上海浦东机场第四跑道投入使用、广州白云机场第三跑道投入使用,两家机场在10时至23时59分时段,每小时各增加一个起飞时刻一个落地时刻,每日计28个,每周共计196个,新增时刻的50%用于市场配置改革试点,另外50%用于国际地区飞行的行政配置。

  广州白云机场已开展以“时刻拍卖”为模式的一级市场改革试点。34位意向竞买人报名参与拍卖,均通过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资格审核。拍卖采用第二价格密封拍卖的方式,即竞拍者提交密封的交易价格,出价最高者胜出,但只需支付第二高的价格,最终7家航空公司以共计5.5亿元的价格拍得9组时段。

  上海浦东机场预计将在本月20日开展以“时刻抽签+使用费”为模式的一级市场改革试点。

  具体来说,对于新进入的航空公司,按照在该机场时刻持有不多于4个的标准进行归类,以“一人一票”为原则建立抽签池,对于主基地航空公司,按照初始注册地是否在该机场的标准进行归类,以驻场机队规模大小为依据建立抽签池,对于其他在位航空公司,以“一人一票”为原则建立抽签池。

  市场配置改革试点的时刻使用期限为3年,不需换季时刻协调。

  中国民航局就时刻退出机制问题也做了考虑:一是不得滥用航班时刻。二是航班正常性处罚。民航航班正常性管理的相关规定以及惩戒措施,适用于市场配置时刻。

  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被国内外大航空公司争夺的枢纽机场,设立公平、有效的航线时刻资源配置机制,既要使改革善意充分释放,又须进退适度,不因变化产生混乱,这考验着改革者的智慧,也需要更多探索,试点成功与否,有待实践来检验,本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