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要闻

夯基础 转理念 求突破 云贵水运:五年进击 华美蜕变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2016-01-12

【字号 】    【我要打印

  “十二五”的收官之际,云贵水运佳讯频传:云南省水运建设迄今为止投资最大、首个采用省地合作方式的项目——金沙江中游库区航运基础设施综合建设项目,正式开工;贵州省水运建设三年会战进展顺利,超额完成2015年水路交通固定资产投资20亿元的目标,纳入会战的35个项目,完工、在建、即将开工的项目已经达到23个;贵州的乌江航道整治与枢纽通航技术研究、乌江高效货运组织与船型技术、赤水河航运建设关键技术三项科研成果得到认可,被录入国家科技图书库……

  这些好消息为云贵水运的“十二五”画上了圆满句号,更为其“十三五”发展迎来了良好开端。谈到五年来云贵两省的水运发展,交通运输部珠江航务管理局云贵办主任李万松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如果用一个词来表达,那就是翻天覆地!”

  投资规模空前

  水运建设提档

  “十二五”期,云贵水运发展急剧加速,这让珠江向内陆纵深的梯度开发迈出实质性步伐,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云贵水运完成了一次“大跨越”。

  2003年以前,贵州省水运规划项目总金额是53亿元,而到了2012年,“十二五”期贵州水运规划的金额已达1066亿元。“几乎是20倍的增长,这也是‘十二五’期云贵水运发展的一个最大特点。与此同时,云南水运投资也实现了质的飞跃。”据李万松介绍,云南于2013年年底提出了投入约1200亿元用于发展水运,在此之前该省每年的水运规划投入不过几十亿元。

  过去,云贵两省水运发展大多依靠国家和政府支持,以财政投资为主。“十二五”期,云贵两省在投资上实现了多平台、多渠道,在银行贷款、企业融资等方面均取得了新的突破,改变了水运发展单纯依靠政府的模式。

  五年来,交通运输部对云南的投入增加了10倍,招商引资也让水运建设面临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平台。以乌江为例,作为北入长江的通道,在“十二五”期实现通航。“目前,贵州的三条出海通道,除了乌江通航,另外的清水河和红水河尚未打通,亟需破解;南下珠江的红水河由于广西境内的长滩碍航仍然困难重重。乌江问题的解决为红水河和清水河提供了颇具价值的参考。”李万松表示。

  除了资金层面,从规划层面来看,“十二五”期云贵两省也高调开启了新的发展篇章。为了让水运发展更为顺畅和高效,两省在水运发展意见中,都制订了实际的发展措施和分解目标,并指定相关部门督办执行。值得一提的是,水运第一次作为考核目标纳入了地方政府的考核体系,并交由省政府直接督办、考核,这也为云贵水运发展提供了制度保证。

  从“以电为主”到“以航为主”

  “十二五”期,云贵水运在发展理念上完成了一次“华丽蜕变”。贵州航电开发实现了零的突破,都柳江以电养航,航运发展进入可持续的绿色发展阶段;云南澜沧江也实现了航电一体开发,两省皆组建了航电开发公司,以大规模的渠化为主,在节能、环保上实现了新突破。

  在珠江流域,水电企业的强势地位一直是压在航运从业者心头上的千斤大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开始大兴水电,在对水资源的利用上,“以电为主”成为长期以来的正统理念。水电站的规模越来越大,且大多以发电为主,只是兼顾防洪和灌溉,极少数是水利枢纽,而航运更是被扔在一边。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十一五”期。以贵州为例,除了赤水河可以直接通长江外,乌江、南北盘江、红水河、清水江、都柳江等近1100多公里航道均因水电站未建通航设施而断航,出省水运通道全部变成区间通航,水运的中长途运输优势几乎丧失怠尽。以电为主的水资源开发模式让航运无路可走,水电的闸坝碍航问题十分严重,水运优势无法得到发挥。

  而“十二五”期,云贵水运的发展迎来了压倒性的逆转。云贵两省重新编制了水运发展规划,推翻了曾经“以电为主”的发展模式。贵州新的水运规划提出了“北入长江、南下珠江”,而目前他们正积极努力和各方协调打通各条河流上的碍航闸坝,补建过船设施。其中贵州都柳江的水利开发成为一种新的模式,即航电一体化,以航运为主。

  都柳江10级航电枢纽开发中,白梓桥航电枢纽工程、永福航电枢纽工程已经有电站,需新建船闸;其他8级航电枢纽均将同步建设发电设施和过船设施。

  “航运被摆在了重要位置。如果按照既定的模式走下去,都柳江从上至下的船也就通行无阻了。”李万松说,“同时,都柳江的开发开创了‘以航为主’的水资源综合利用新模式。这种开发理念的转变正是云贵水运发展最迫切需要的。”

  构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推进水资源综合利用

  在云贵地区,水运素来是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的薄弱环节,但在“十二五”期,这种情况得到了极大的改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快步推进。近年来,云贵水上交通与“县县通”高速公路大发展有效结合,高速公路与重要港口合理衔接,水运发展不再孤立无援。如百层港、大潮港等重要港口都有了高速公路衔接,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已见雏形。

  在水资源综合利用方面,云贵两省取得的成绩同样可圈可点。

  “云贵山多、水多,旅游资源丰富。‘十二五’期,水运旅游资源与水运发展被捆绑在了一起,城市景观与美化都得到了同步的推进。”李万松说。

  “十二五”期,云贵大力发展旅游资源,既促进了库区航运和公共交通服务的升级,也为民众提供了便捷的交通服务。“以旅游船舶、码头的开发为例,既很好地解决了群众出行问题,又开发了旅游资源,效益明显。”李万松介绍,“云南省中甸县的天生桥、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平略镇平敖村山脚下的三板溪,就很好地实现了便民出行、水上安全和旅游开发同步发展。”

  “纵观‘十二五’,珠江水系上游得到了长足发展,但未来云贵两省的水运发展仍然任重道远。”李万松表示,目前云贵闸坝碍航等问题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珠江水系亦未真正通航。南盘江被完全闸断,914公里的河流只有100多公里是通航状态,其他被完全隔开;右江借珠江出海的梦仍未实现,百色仍断航、停滞;红水河、龙滩,千吨级航道仍未开工建设……诸多难题正待一一攻破。

  “珠江水运一日不通,云贵就不能真正享受到改革红利。珠江的南线通道不通,北线通道等级过低,中线通道亟需加强。一条江、一条经济带,珠江沿线的产业布局和水运发展可以带动云贵两省经济的发展,这也是响应中央号召,消除贫困线的有力举措,同时也是水运发展的未来方式。”李万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