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务院信息

GDP增速破7无碍转型:第三产业比重已超50%

来源:中国政府网    2015-10-21

【字号 】    【我要打印
 

6.9%,9月份、三季度以及前三季度的GDP增长速度均被定格在这一数字。这不仅低于全年7%的增长目标,也是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GDP季度增速首次“破7”。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国际层面的因素和国内层面的因素相互叠加,加大了三季度经济下行的压力,这是三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有所回落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他同时表示:“看中国经济的走势,还要看它的经济结构调整。(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51.4%,比上半年49.5%高出近两个百分点,这种产业结构的调整是在稳步推进的。无论是四季度,或者明年,我总的看法是,中国经济会继续保持总体稳定运行的态势。”

在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看来,三季度确实有可能是全年经济增长的低点。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经济增长疲软,预计政府将出台更多刺激措施,包括年底前很可能会再次降息。现有刺激措施开始发挥作用的迹象也让人对短期增长前景产生了一些信心,未来几个月中国GDP增速可能企稳。

增速破7仍高于预期

虽然GDP增速破7,但6.9%的增速仍然略高于外界的普遍预期。

招商证券观点认为,三季度GDP好于市场预期。从三大需求的角度看,三季度消费形势持续向好无疑是稳住GDP增速的最主要因素。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消费同比增长10.5%,比上半年加快0.1个百分点,而投资、出口增速维持趋势下滑,继续拖累经济。

1~9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39.45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0.3%,增速比1~8月份回落0.6个百分点。从细分项来看,工业投资增速比1~8月份回落0.7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速回落0.6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69705亿元,同比增长18.1%,增速比1~8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

海通证券认为,9月单月来看,加码投资的支持政策显著受到了资金来源受限和去年基建活动高基数的掣肘,这导致9月基建增速大幅下滑14.2%,制造业及地产投资增速均创历史新低。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需求不足、去产能压力以及PPI持续负增长带来工业通缩三方面影响下,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下降,制造业企业投资意愿不足,将影响投资增长。

出口负增长也无明显改观。前三季度,进出口总额17.87万亿元,同比下降7.9%。其中,出口10.24万亿元,下降1.8%;进口7.63万亿元,下降15.1%。

盛来运说,美国的加息预期进一步强化,造成世界大宗商品的价格、股市、汇市出现大幅动荡,许多国家货币出现进一步贬值,这样加大了中国出口的压力。“三季度我国的对外出口是-6.8%,降幅比二季度扩大了4.6个百分点,所以三驾马车中出口的下行压力是加大的。”

新动能正在积蓄

外部环境不佳,也是影响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2015年以来,IMF四次下调了这个全球的经济增长率。从3.8%下调到3.5%,再下调到3.3%,在刚刚结束的IMF世界银行利马会议之前,又下调到3.1%。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说,世界经济面临着严峻复杂的状况,从而造成中国的外部环境是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为复杂的。“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1%,是除了2009年全球经济负增长0.01%的情况以来最低的增长率。”

盛来运说,发达国家是通过加快自己的再工业化,减少了对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发展中国家经济今年以来普遍在下行,所以市场的需求也比较弱,他们的生产成本又比较便宜,在这种情况下,也部分挤占了我们外贸出口的空间,所以进出口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我国既要面对发达国家的竞争,又面临发展中国家的压力。

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还不止于此,国内问题同样棘手。盛来运表示,传统产能要完成去库存、去产能化还需要一个过程,短期来讲对工业肯定会产生下行压力。“钢铁、水泥、建材这些传统产能过剩行业的增速都出现了下滑。前三季度,粗钢产量下降了2.1%,水泥产量下降了4.7%,这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传统产业是实实在在地去产能,短期来讲对工业下行产生了压力。”盛来运说,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前期增长比较快的,像汽车、手机这些行业,市场容量进入了调整期。

当然,也有一些指标释放出积极信号,表明新动能正在积蓄中:1~9月份,网上零售额增长还是在36%左右,新产品像新能源汽车都在翻倍增长;在工业结构中,1~9月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速度仍然达到10.4%,比规模以上工业增长速度高出4.2个百分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10月16日召开的部分省(区、市)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也表示,从一些地区和行业中可以看出,新动能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咄咄逼人”,在一些方面已经发挥了突出作用。

稳增长政策仍将发力

三季度GDP数据出炉后,各界对四季度的稳增长政策发力都抱有较高期待值。

从数据上看,今年我国财政和货币政策都在持续发力。9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8万亿元,同比增长26.9%,同口径增长25%。财政部称,在财政收入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各级财政部门积极采取措施,大力推进财政资金统筹使用,民生等重点支出得到较好保障。

其中稳增长的重点依旧在于稳投资,前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8.1%,对整体投资贡献率达到29%,比去年同期上升了7.1个百分点,已经发挥了“稳定器”的关键作用。

针对投资增速持续回落的态势,发改委投资司司长许昆林说,第四季度,发改委将把促投资稳增长放在各项工作的首要位置,打好投资政策“组合拳”。他介绍说,为进一步稳投资,将提早启动明年的中央预算内投资工作,支持三大战略、新型城镇化和“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等建设。大力推广PPP模式。同时将组织15个督导组,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和专项建设基金执行情况,以及其他促投资稳增长政策措施落地情况开展全国督导。

除此以外,我国还在推动发行专项债券、投放专项建设基金多渠道解决项目资本金不足的问题。专项建设基金由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分别依法设立,主要支持棚户区改造,重大水利工程,铁路、机场、农网改造、城镇配电网建设,城市轨道交通、地下综合管廊、城市停车场以及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等项目建设。

连平认为,今年中央政府批准了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额度,帮助地方政府缓解债务压力。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需要加快进度,提升定向发行额度,筹集稳增长必要的资金。“新的融资渠道的形成将推动基建投资增速回升,起到对冲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下降的作用。”连平说。

中金观点还认为,货币政策方面,料今年央行还将降息25个基点、降准100个基点。财政方面,政府应尽快通过降低实际税负等措施帮助企业恢复盈利能力,推动投资回报上升。(记者 胡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