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天津

[天津]城市快报:八里台桥上随处可见挥汗如雨忙碌着的工人

来源:城市快报    2013-08-30

【字号 】    【我要打印

    ——桥上桥下跑,脚肿得厉害36号的脚穿不进37号的鞋

      这两天,八里台立交桥的施工进入“最艰难”的攻坚阶段,无论白天黑夜,桥上都能见到忙碌的工人挥汗如雨地抢工。高温、暴晒成了家常便饭,为了在9月1日前按时完成工程,每个人都付出了超乎常人的艰辛。
      每走七八米就要蹲下测量一次数据
      昨天下午2时,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八里台桥三层桥面的地表温度将近60摄氏度。
      “把尺子拉直,钢筋间距不能超过20厘米。”23岁的陈琛和30岁的刘帧半蹲在地上各抻住卷尺的一端,34岁的张伯霞俯下身查看计量数据时,一条腿蹲跪到了地上,“哎呀,烫死了!”她立即弹起来,脸上满是汗滴。
      张伯霞说,她是八里台桥“娘子军团”中年龄最大的,她们分别负责计量、预算和核算。“所有工序需要完全照图纸进行,拿这地袱来说,如果超出图纸规定的厚度,需要立即凿除,而钢筋间距的误差则要严格控制在20厘米内。”因此,张伯霞和同伴丝毫不敢懈怠,每走七八米就要重复一下开头的动作,一天下来每个人至少要走四五公里的路。
      36号的脚已经肿得穿不进37号的鞋
      一辆出租车和一辆小客车在桥上碰上了,两个司机僵持起来。为了不影响交通,28岁的赵宁又当起了“和事佬”,她告诉记者,八里台桥施工30多天,因为跑了太多的路,她的脚肿得厉害,“以往都穿36号的鞋,现在37号的鞋已经穿不进去了。”赵宁说,“桥面地表温度都在五六十摄氏度以上,塑胶鞋的鞋底全都被烫化变形了。”
      一天抹灰几千次两只胳膊累得生疼
      50岁的泥瓦工王春喜与5名同事负责为一层桥体维修加固,他把这工序叫做“抹灰”。一人多高的脚手架上,放着一个大号灰盆,盛有半盆和好的水泥。王春喜左手拿着托板,右手拿着抹铲,将盆里的水泥铲到托板上一坨,举到半空,用抹铲熟练地将托板上的水泥翻上几翻,泥浆立即变得匀实。几乎同时,他双手一举,右手像变戏法一样,将左手托板上的泥浆平整地抹到桥体与桥栏的连接处,全套动作用时仅几秒钟。
      抹灰是个辛苦活,一天抹上几千次,其间还包括抹几片后再趁水泥未干将局部刮平。“到了下午,胳膊累得生疼。”他念叨着,“孩子们9月1日开学了,不能影响上学。”说着,王春喜用右胳膊袖子抹了把脸,“汗出得多,不擦会流到眼里睁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