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西

[山西]寻找最美山西交通人:平曹路上写故事的人——平陆县城至曹川沿黄干线公路升级改造工程建设领导组办公室仵亚平先进事迹(图)

来源:山西省交通运输厅    2016-01-13

【字号 】    【我要打印

        仵亚平,平陆县交通运输局平陆县城至曹川沿黄干线公路升级改造工程建设领导组办公室工作人员。从1981年至今,先后在航运公司、交通监理所、港航监督站、局办公室等岗位工作,一直在交通运输战线摸爬滚打了34年。
      平曹公路是历经平陆县交通运输局八任局长、一代交通人、30年的努力,才修筑改造升级的一条山区二级公路。有人说平曹公路修了多少天,就有多少个故事。也有人说平曹公路全长有多少步,就有多少个故事。而仵亚平,就是那写故事的人之一,他也确确实实有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
    工程项目的“马前卒”
      2011年,平陆县委、县人民政府把平曹公路的升级改造列入了全县的重点工程,并把这个重担实实地压在了交通运输局的头上。仵亚平被领导点名安排在了平曹公路升级改造领导组办公室。一到岗,他就陪同相关领导,上北京、到太原、下运城,饥了方便面充饥,渴了喝些随身带着的矿泉水,整天奔波于平曹公路升级改造的立项建设的批复工作之中,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完成了项目批复的支撑性文件32项,终于拿下了平曹公路建设的立项批复。按省公路局一位局长的话说,“近几年全省的交通建设工程中,立项批复手续平曹公路升级改造工程是最完善、最齐全的一个”。从而,推动了平曹公路2012年11月20日的正式开工建设。平曹公路赔补偿的地面构筑物、附着物、坟茔普查,是一项艰辛、复杂、细致,来不得半点马虎的工作,作为办公室年龄最大的又有痛风的老同志,他完全可以指挥大家工作,但他总是爬陡坡、下深沟、踩坎坷、钻荆棘走在前面,带领同志们把工作做得一步到位扎扎实实,经得起方方面面的考验,为平曹公路的施工放线,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乘车途中的“好睡受”
      无论立项过程中,还是下乡途中;无论是在好路上,还是在颠簸中,即使正在说话,仵亚平也许就睡着了。而且他的睡姿,身子坐得笔直,脖子向前一弯,低下头就“呼呼、呼呼”地睡开了,同行的人都会说“仵亚平,好睡受!”不是仵亚平睡受好,而是他太辛苦了。仵亚平早年丧父,母亲已85岁高寿。他的姐妹兄弟,都在外地工作,唯一留在母亲身边的就是他了。当然,照顾母亲的责任也就落在了他的身上。母亲年纪大,腿脚不便,又严重的脑萎缩。白天妻子在家,照顾母亲。晚上母亲要么彻夜不睡,硬让他陪着,嘴里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要么在室内跌撞个不停,有时干脆不动声息悄悄溜出门外。晚上,由媳妇照顾确实不便,也不容易,他就担起了夜间照顾母亲的义务。就是这样每天晚上的坚持,严重的睡眠不足,加上过度的体力透支,才导致了他一坐车,就由不得自己,低下头就呼呼睡起来了。
    消化矛盾的“和事佬”
      平曹公路全线通过17个行政村64个自然村,占地1500余亩,搬迁410户,迁坟233座,赔补偿资金高达9000万元。因为点多、面广、线长,面对素质参差不齐、水平高低有别、思想好坏迥异的群众。有的人无理取闹,有的人死皮难缠,有的人磨道寻蹄,有的人吹毛求疵,可以说平曹办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在矛盾中生活。而仵亚平作为办公室负责人,耐心解释、据理力争、现场复核,磨破了嘴、跑烂了鞋。沿线有个村的一个陈姓老汉,吃吃喝喝,啥事都不干,就是背着布袋,一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在外告状。他告的状有时有理,有时无理,有时把家庭内的矛盾也做为告状的理由,因为年事已高,听力不好。仵亚平,对于他的多次告状,都给予认真解释,耐心劝导老汉离去。还有一个村,有个解姓的老头,出尔反尔,索取赔偿像割韭菜一样,这个问题刚解决,那个所谓的问题又冒了出来。甚至还煽动一些不明事理的群众寻性滋事、从中渔利,都被仵亚平个个识破、一一劝解、条条驳回,最后只得悻悻而归。
    国家利益的“保护神”
      看到国家对平曹公路的巨额赔偿,有不少贪占便宜的人打起了算盘,有多少原来关系就不错的人想寻求个照顾。但是,仵亚平在国家利益遭到损失时,分文不让。2014年夏天,三门黄堆段的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突然间全村10余户人家提出了30余孔废弃窑洞的赔补偿问题,迫使11台机械搁置半个月不能动弹。面对问题,他和乡镇村组干部深查原因、入户座谈,经过三天的苦口婆心,最后使这场风波烟消云散,国家没有额外赔偿。2015年夏天,曹川镇任岭村一个居民组长,组织村民集体阻挡水稳施工。阻碍施工的原因就是村里有8.7亩地没予赔偿。平曹公路的赔补偿问题都是在公开、公正、公平的情况下进行的,原则上不会出现问题,他细查档案,其实分文不差。原来是村里当时一位当事干部与这个组长共同把这笔钱挪作它用了。他仗着那位干部因病去世死无对证,就导演了这出浑水摸鱼的闹剧,结果被弄清后,那位小组长哑口无言,无地自容,灰溜溜到了极点。
    百姓群众的“贴心人”
      平曹公路虽然是平陆“三横三十纵”公路构架中的重要一横,是平陆沿黄的一条干线公路。但是,在施工中有的将一个完整的村拦腰一分为二,有的将老路通往两边的道路连根铲断,有的因设计问题施工完成后对住户造成安全威胁,但是他说:“修大路是为了方便大家,我们不能修了大路断了小路,给群众造成不便。”平曹公路将寨后村拦腰截断之后,一个不足100米的距离的两家人,要想见个面就要走几里地的路程。为此,他建议业主变更设计,增加桥梁,使问题得到彻底解决。该村住户因为影响原设计路线,已集体进行了搬迁。可是路基挖出之后,因为土质原因,又对部分住户造成了影响,他建议政府增加赔补偿,对新产生的受影响住户进行了二次搬迁,让群众走出了事故隐患区。曹川村牙关组有个叫曹祖群的贫困户,公路要从他的住宅通过,国家按标准给了他家赔补偿。但因孩子治病花费巨大,将国家的赔偿费用全部用作孩子治病后,不能保证按期搬迁,直接影响了工程进行。他就协调施工队伍,借助施工机械,在不影响工程的情况下,为曹祖群挖掘平整院基。同时,又与乡镇、村组协调,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依照程序为其家庭成员解决了低保问题,解决了曹祖群的后顾之忧,促进了工程顺利施工。
    建设单位的“消防员”
      平曹公路几亿元的建设费用由国家投资、省厅配套、银行贷款三部分组成。但是,因为工程建设资金的不能按期到位,加之国家开发银行贷款资金的“泡汤”,导致设计建设工期一年半的工程,到如今已经三年有余,才完成了曹川镇以西的工程建设。群众出行不便,百姓叫苦连天,施工举步为艰。2014年3月,大地复苏,正是公路施工的黄金时间。然而,百里施工线上,竟然静静悄悄、毫无声息,好端端的施工时间就将被白白耽误了。东山的老百姓找交通运输局,向县上领导反映,向省交通运输厅反映,省人大代表还把呼吁的建议提交到了全省的“两会”上。上马,没钱!不上马,工程将成为半拉子,县委、政府向全县人民的承诺就将是一纸空文,交通运输部门的形象将受到影响。他和有关领导一方面上省城争取后续资金,同时通过政府自筹资金280万元,用于复工启动。而仵亚平则把自家准备的购房3万元首付款也拿了出来,和局长、副局长拿出的钱一起凑够10万元,用于垫付建设单位的生活费用,保证了工程的按期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