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西

[山西]交通运输改革进入“深水区”

来源:山西省交通运输厅    2016-01-05

【字号 】    【我要打印
      北隔长城、南临黄河,东靠太行山、西接吕梁山,山西素有“表里山河”“四塞之地”之称。交通之于山西,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在2014年山西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中,交通系统被视为腐败“重灾区”。一年多来,其“灾后重建”之路,备受各界关注。
      打通“断头路” 对接京津冀
      2015年末,京昆高速公路晋冀接连段、东吕高速晋冀接连段、运城解州至陌南(黄河桥头)段,一个月内3条高速通车。其中,两条向东,打通前往京津冀、环渤海地区的“断头路”。加上7月通车的荣乌高速山西段,一年间,打通3条“断头路”。晋冀之间通车的高速出口,由4个增至7个。
      “开放”,成为过去一年山西高速公路建设的关键词。交通系统正在从以往满负荷承担建设任务的阶段,转向以服务为主的改革阶段。
      历史上,交通曾是制约山西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多年来,山西把交通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截至2014年,高速公路建成里程突破5000公里,全省119个县市区中,有111个通了高速。
      然而,“断头路”的存在,降低了现有公路资源的利用效率,阻碍了区域协调发展。2015年发布的《山西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提出,今后高速公路要建成33个高速公路出省口,形成“纵贯南北、承东启西、覆盖全省、通达四邻”的高速路网。
      整合建管处 严管修路钱
      “修一段高速,设一个建管处,几个人管理数十亿、上百亿元的资金。”山西交通运输系统一位负责人直言,一些县的可用财力数千万元,还有多套班子监督。相比之下,高速公路建设管理中的风险可想而知。
      近期,审计署公布的29起违法违纪问题中,就有山西交通运输系统2013年爆出的腐败“窝案”。两任厅长、243名责任人被查处,案件线索就来自忻阜高速公路的建设经营过程。
      目前,违规设立高速公路建设机构的问题,已得到初步整治。山西省交通运输厅规定,新建高速公路项目原则上采用BOT方式建设;确需政府投资的项目,依托现有公路管理机构建设管理;对建成通车的项目建管处,逐步进行整合;对在建项目建管处,从严加强管理。
      2014年以来,新开工的高速公路项目没有组建新的机构。截至2015年上半年,全省46个高速公路建管处,已有16个完成初步整合。
      针对交通投融资存在的问题,山西专门拿出30个高速公路、干线公路项目,全部实行公开招标。首批采用BOT、TOT方式建设经营的9个高速公路项目中,目前已有4个完成项目履约。
      政企分开 阳光用权
      “交通系统要下决心对原来固有的积弊‘动真刀子’。”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李正印说,针对政企不分、债务过高、管理粗放等问题,要努力走出依法确定权力、科学配置权力、制度限制权力、阳光使用权力、合力监督权力、严惩滥用权力的新路子。
      今后,交通运输厅不再直管企业。山西安排20亿元增加企业注册资本,将原有5家交通运输厅管企业整合为3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统一划归国资委监管。
      交通运输系统是山西政府性债务最重的部门。截至2013年6月底,全省政府还贷高速公路和取消收费政府还贷二级公路债务余额分别为2040.73亿元和153.14亿元,债务偿还压力大。
      2015年初,山西提出分批逐条推进政府还贷高速公路权益转让,力争用2至3年时间,使全省经营性高速公路比例提高到60%左右,高速公路政府性债务下降60%左右。
      同时,编制“三个清单”,行政职权由267项精简为189项,27项行政许可流程图向社会公布,规范交通运输政务大厅服务平台、交通运输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管理,实现审批事项集中办理、公共资源集中交易和权力运行公开透明、全程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