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西

[山西]最美山西交通人:坚守四十载 摆渡保平安——平陆县太阳渡船员周二振先进事迹(图)

来源:山西省交通运输厅    2015-12-25

【字号 】    【我要打印

      在平陆的黄河岸边,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金鸡堡。在金鸡堡下,有一个有名的渡口,叫太阳渡。在太阳渡,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叫周二振。
      周二振只所以了不起:一是只有62周岁的年龄,坚守渡口就有40年历史;二是从事摆渡40年,能够安安全全,四平八稳;三是40年的摆渡经营中,为街坊邻居、乡里乡亲做了自己也说不清的不少好事。
      守渡四十年
      太阳渡,平陆黄河岸边的古老渡口。自古以来,古渡也曾有过它的繁华。但是,随着解放后平陆老县城的迁移,再也没有繁华过。它远离村和镇,独处大河岸。白日,有车辆、人流渡河,还能打发日子。而到晚上,除了拍岸的惊涛声,剩下的就是嗖嗖的河风了。而最难打发的就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寂寞、无聊、惊怵了。
      然而,从1976年22岁开始,周二振就开始了他的渡口坚守生涯,一直到现在,已经整整40年了。
      1970年,当时的生产队打造了三艘木船,除了正常的南北摆渡外,经常和黄河沿岸各生产队的船只结成船队,上到潼关运公粮,下到三门拉石膏,为集体增加收入,以填饱村民的肌腹。从那时开始,他就随船当起了下手,也被队里安排卖过船票。就是这么一扎,是他与太阳渡结下了40年的不解之缘。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土地下户后,生产队的船没了,一家一户又弄不起,周二振就倾其家产,打造了一艘小铁船,继续他的摆渡生涯,维持了渡口的存在。当农民享受到土地改革成果的同时,把吃不了的农副土特产品纷纷运往对面的三门峡市销售,以变几块钱补贴家用。不管能赚钱也好,不能赚钱也罢,为了方便群众,周二振1989年又承包了县交通运输局的交通战备船,1993年换包了县三门峡库区管理局的六车轮渡,苦苦挣扎着,维持了太阳渡的两岸摆渡。
      多年的承包经营,“吃个鸡蛋放了个屁”的入不敷出,也使周二振伤透了脑筋。2001年,周二振痛下决心,借贷资金15万元,终于打造了自己的载重15吨的钢质渡轮,开始了破釜沉舟的个体经营,才使自己有了摆渡经营的微薄收入。直到现在,随着旅游业的兴起,摆渡经营才略有好转。
      40年的坚守,40年的经营,才延续了太阳渡的生命,才使太阳渡有了今天,才创造了太阳渡如今的辉煌。
      摆渡平安行
      生在那黄河岸,长在那黄河边,泡在那黄河里。40年,周二振没有离开过黄河,没有离开过摆渡,没有离开过这方生他养他的水和土、村和民。
      40年的摆渡,成天与惊涛骇浪打交道,年年与溜冰夹凌会谋面。船行河中突遇暴雨,船行水中遭遇大风,什么样的恶劣天气他都遇到过。但是,他临危不惧,稳操船舵,没有发生过一起恶性责任事故。
      安全就是责任,安全就是效益。太阳渡的摆渡,本来就是“吃不饱饿不死”的生意。如果,摆渡中遇到了“意外”,“鸡飞蛋打”的结局不可避免。为了一个“稳”字,他和他的孩子们,牢固树立“安全第一,效益第二”的观念,只要有安全隐患,不管“天王老子”,也不能出航。“四不上船、六不出航”,他们不只是喊在嘴上,而是实实在在落实在行动中。40年来,没有违规违章过,保证了摆渡的安全。
      40年的黄河摆渡,40年的劈风斩浪,40年的摸爬滚打,周二振不但练就了一身好水性,而且也摸透了黄河的脾气。“漩涡似碗,容易搁浅;漩涡似筐,行船稳当;漩涡似蒲篮,必须细操船”,这些都是40年来摆渡中,周二振对黄河行船的经验总结,也是他黄河摆渡选择航道的首要条件。正因为如此,40年摆渡生涯中,连船只搁浅的小事也没有发生过。
      40年的摆渡中,周二振视船如命。只要发现船只机械有啥毛病,经济上,花钱再多也不含糊;时间上,小毛病不过夜修复。大毛病,哪怕修理时间再长,宁可有钱不挣,也不带病航行。对船舶的检查,他也是十天一小检,一月一大查,一季一定修,把一切有可能造成事故的不安全因素和隐患都消灭在萌芽状态。从而保证了“高高兴兴出航,安安全全运行,喜喜欢欢归渡”。
      凡是经常乘坐他船只的乘客,都会说“坐二振的船安全放心”。
      父老乡亲情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周二振,40年,靠黄河这方水养育了自己,但是,他没有忘记生他养他的这方土地,更没有忘记他朝夕相处的父老乡亲。
      对于父老乡亲的乘船者,40年他一直坚持“七不收费”:一是年龄超过70岁的乘客不收费,二是家庭条件不好的不收费,三是看病的患者不收费,四是伤残人员不收费,五是年龄不超过10岁的小孩不收费,六是孤寡人员不收费,七是本村的村民不收费。仅此一项,40年来,少收船费不下10万元。
      对村里的公益事业,周二振也是积极参与,踊跃捐款,学校建设缺钱,他捐了款。村路建设,他捐了款。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建设,他也捐了款。为了繁荣当地旅游,县上筹建了金鸡堡景区,他为关帝思乡庙建设也捐了款。一年摆渡的收入虽然不高,但他还是奉献出了自己对家乡、对父老的一丝爱心和关怀。
      对人命关天的事他更没有袖手旁观,1994年的一天,他在河南岸刚下完一船沙掉头返航的时候,直听岸上有人喊,有人跳河了,有人跳河了,当他回望时,看见一个少女在河里挣扎,越来越向河中隐去,他叮咛舵手“救人!救人!”船向落水者行驶,他连衣服都没脱,一头扎进水中,奋力救出这位陕西跳河少女。2006年冬天,邻村的一个女青年因和对象发生口角,一步一步踩着浮冰向河中心走去,走着走着,踩陷个冰窟窿,掉进了冰冷刺骨的河中,当他听到女青年男友的呼救声时,开着船第一个赶到,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营救,挽救了一个女青年的生命。还是2006年的冬天,老城中学的三个逃学学生掉入河中,他开着船,坚持了一天时间,直到救出两个生还者,打捞出了溺水者。这些事件过后,被救者和被打捞着的家里人,执意要给他钱,给他送谢礼,他不但钱没取分文,连谢礼也婉言拒绝。
      到2015年,中国三门峡国际黄河旅游节的“横渡母亲河”大型赛事已举办了五届,有近2万人参加,太阳渡作为活动的登陆渡口,周二振作为渡口的“老板”,他届届参与勇士回送,届届参加水上施救,届届提供义务服务,得到活动组委会的好评和表彰。他说,赛事虽是三门峡举办,但也提高了太阳渡的知名度,也繁荣了太阳渡,尤其是平陆天鹅湖的旅游业,这都是应该的!
      40年来,没有惊人的壮举,没有豪迈的誓言。周二振,就是这样默默地摆渡着,默默地奉献着,默默地牺牲着,为平陆水运事业的发展,为太阳渡口的繁荣和稳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认识他的人提起太阳渡,都会竖起大拇指,“周二振,黄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