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2018年网上直播>“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专题新闻发布会

“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专题新闻发布会

主题: “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专题新闻发布会
地点: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布厅
时间: 2018-01-19 15:30
简介: 1月19日(周五)下午15时30分,交通运输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将召开“桑吉”轮碰撞燃爆撞事故专题新闻发布会,介绍“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和救援工作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5:39:12 

 


 

  女士们、先生们,新闻媒体的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今天,交通运输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在这里召开“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专题新闻发布会。首先,我们对事故中的遇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我们也愿意与各方继续保持沟通,全力以赴做好后续处置工作。

  出席今天新闻发布会的有: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智广路先生;

  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副局长杨新宅先生;

  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副局长王雷先生;

  国家海洋局生态环境保护司副司长霍传林先生。

  我还要特别介绍4名冒着生命危险登船搜救的同志,他们是:上海打捞局专业救助打捞船“深潜号”潜水队队长徐军林先生,队员徐震涛先生、卢平先生、冯亚军先生。此外,我们还邀请了大连海事大学专家弓永军先生。一会儿,他们也将介绍有关情况,并在发布会后愿意接受大家的采访。

  2018年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多位领导同志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和工作部署,交通运输部会同有关部门本着“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精神,始终把人命救助作为首要任务,全力开展应急处置工作。有关工作进展及时通过媒体报道和政府网站,政务微信,新闻发布会、通气会等方式对外发布。

  下面,请智广路先生介绍“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和救援工作的有关情况,有请。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5:45:12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我向大家简要介绍“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的有关情况。首先我要强调的是,这次应急救援工作难度很高,没有先例可循。

  2018年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事发时“桑吉”轮载有凝析油11.13万吨(原13.6万吨,后经核实为11.13万吨),船上有伊朗籍船员30人、孟加拉籍船员2人。“长峰水晶”轮载有高粱约6.4万吨,船上中国籍船员21人。碰撞事故导致“桑吉”轮货舱起火,32名船员失踪;“长峰水晶”轮受损起火,21名船员弃船逃生后被附近渔船救起。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的应急处置工作,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作出指示批示,要求全力组织协调各方力量搜救遇险船员。交通运输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遵循国际公约,迅速启动了应急响应、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以人命搜救为首要任务,全力组织我国的海事执法船、专业救助船、海警巡逻船和过往商渔船开展搜救。同时,秉持开放合作态度,协调韩国海警船舶、日本海上保安厅船舶参加搜救,我们每天保持10艘以上搜救船舶的力量规模。7日4时40分,我国专业救助船“东海救101”抵达现场搜救开展搜救。8时36分,海事执法船“海巡01”轮抵达现场并担任现场指挥船,统一协调现场搜救行动。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5:49:12 

 


  

  在搜救过程中,我们组织海上搜救、船舶结构、危险化学品处置危化品处置、火灾救援等领域的专家,进行科学研判和论证,以人命搜救为首要任务来制定搜救计划和相关的工作方案。据我们了解,世界航运史上尚无油船载运“凝析油”被撞失火的事故发生,应急处置无没有先例可循。事故发生后,“桑吉”轮剧烈持续燃烧,且持续发生燃爆,燃烧燃爆产生大量有毒气体和浓烟,始终存在爆炸、沉没等严重危险,救援难度很大。在困难和危险面前,我们始终没有放弃,尽最大努力开展搜救相关工作:一是根据海洋局、气象局提供的落水人员、难船及溢油漂移预报和事发海域天气预报,科学制定科学的搜救方案。二是组织协调各方力量,从山东、浙江紧急调集大型执法船,也协调了军方军队的无人机,协调日、韩船舶,开展海空立体扩大搜救,累计搜寻海域面积约8800平方公里。三是以难船为中心,10海里为半径设置划定了警戒区,派出海警船舶等实施安全警戒。同时,不间断发布航行警告,避免船舶误入这片区域,避免次生事故发生。四是调集清污船及大型拖轮赶往现场,从上海、浙江、江苏紧急调集清污物资,为现场清除污染做好准备,为救援工作提供医疗保障。五是加强火势和海况监测,积极寻找登船搜救机会。六是加强与有关各方的信息通报。及时向伊朗、孟加拉国的有关机构以及和国际海事组织通报救援的相关情况,与伊朗驻上海总领事保持实时联系。在“西北太平洋行动计划”框架下向日本、韩国、俄罗斯通报了现场救援情况。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5:52:12 

 


 

  8日,“东海救117”轮在距“桑吉”轮2海里处发现并打捞起1具遇难者遗体。10日至14日,现场指挥部组织实施了多轮灭火作业,由于难船始终处于爆燃燃爆状态并伴有有毒气体,灭火效果并不理想。我们的专业救助人员心急如焚,反复研究登轮方案,希望能有机会尽快登轮搜救。

  到13日,在控制火势的基础上,我们安排了“深潜号”冒险抵近难船10米范围,抓住时机派出4名救援人员登船搜救。救援人员在自身生命面临极大危险的情况下,对生活舱、防海盗安全舱、驾驶台等部位进行了勘查,在难船救生艇甲板处发现2具遇难者的遗体,由于生活舱室温度高达89摄氏度,防海盗安全舱应急通道有浓烟热浪涌出,救援人员多次尝试都无法进入,救援小组只好携2具遇难者遗体和船载航行记录仪返回“深潜”号。

  14日上午,为配合伊朗救援人员登轮搜救,现场指挥部继续组织3艘船舶喷洒海水降温和泡沫覆盖灭火。到10时20分,12名伊朗救援人员乘坐“深潜号”缓慢向“桑吉”轮抵进。但因由于火势较大,未成没有功实施登轮行动。伊方人员虽然没有登上“桑吉”轮,但感同身受,对我们的救援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理解和肯定和充分的理解。

  14日12时30分,难船突然猛烈燃烧,火焰最高达1000米,船体开始下沉。虽然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到16时45分,“桑吉”轮还是沉没在北纬28度22分、东经125度55分海域。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5:55:12 

 


  

  在整个搜救过程中,我们始终将人命救助作为首要任务,这是我们在历次搜救工作中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中国有句古话叫“人命关天”,我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刚才大家通过视频也看到了,我们专业人员、救助人员就是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登轮搜救的。

  “桑吉”轮沉没后,中国政府仍高度重视后续处置工作。国务院召开专题会议进行了研究部署,组织成立高效运转的跨部门的专项小组。我们继续组织执法船舶、专业救助船舶和过往商渔船开展常态化的搜寻,调派空巡飞机监测海上油污的情况状况,组织清污船“海巡169”轮、“东雷6”轮等开展清污作业,尽量减少油污泄漏对海域所造成的污染。根据专家的意见,要做清污和搜寻好这两项工作,最有效的办法是组织对沉船进行打捞。但根据国际公约和国际法,对沉船进行打捞也要听取船东的意见。从实际情况看,打捞工作也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和困难,比如船上存有的残留凝析油可能再次燃爆,船舶沉没水域水深115米、船体庞大,打捞任务异常艰巨等等。我们也将按照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开展事故调查工作,也邀请有关方共同参与事故调查并见证船载记录仪数据还原,我们也将加强与国际海事组织的沟通协调,保证调查工作依法合规、客观公正。有关工作进展我们也会及时公布。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5:56:12 

 


 

  谢谢智广路先生。

  现在进入媒体提问环节。请各位记者提问时,通报一下所在的媒体单位,谢谢。

 

  【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提问】1-19 15:57:12 

 


 

  油轮事故和散货船、集装箱船事故有什么不同,这次救援有什么难度?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5:57:50 

 


 

  这个问题请智广路先生回答。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6:03:12 

 


 

  刚才在我简要的介绍中已经讲到,这次事故应该说,我们没有先例可循,我们也了解到世界航运史上油船载运凝析油碰撞燃烧这是第一次,在这种条件下怎样开展搜救,我们还是面临巨大的困难和很多的挑战。刚才也讲到了,大家在视频里也看到,在我们整个施救过程当中,这条船一直在剧烈燃烧,而且有不断燃爆发生,我们的救援船舶及人员靠近,凝析油的火同样会溅到我们的船上,在救援过程中,我们船员和船舶一直处在危险之中。从1月8号开始这个海域的海况发生很大的变化,海面上刮起7到8级的北风,浪高达到了3到4米,我们的一些救助船舶,比如海巡22巡逻船横摇达25度,船上的救生艇被海浪打烂,加之现场难船一直有燃爆,从刚才的视频大家可以看到,4名登船人员是冒着生命危险登船搜救的,在这种海况下开展搜救工作对我们船舶来讲困难也是很大,所以我想这都是我们在开展这次搜救过程当中所面临的困难。

  第三个,这个地方事发的时候距上海有160海里,事发之后这条船和风和流在继续漂移,这个地方远离大陆,我们一些物资补给有很大的困难,我们的船要从事发的现场返回上海进行补给,单程航行要有10个小时,这样一个往返将近一天的时间,特别是对我们灭火工作,我们需要大量的泡沫,但是我们船上没有这么多的容积载这么多的泡沫,我们只能返回港口进行补充再返回到现场进行灭火作业,这需要占用很多的时间。我们也专门安排了一条拖轮去专门做补给工作,对这些在海上开展灭火作业的船提供一些泡沫灭火剂,提供一些油料、水,使他们不用花更长的时间在路上,这样在海上开展长时间的工作,所以我想这是我们面临的难度。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6:07:12 

 


  

  刚才也介绍了,在面对这些困难面前,我们在一线的搜救人员没有放弃,是千方百计的在进行灭火也是努力寻找登轮的机会,我们也希望在船上能够找到我们失踪人员的下落。我们四位救生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在浓烟滚滚的情况下开展了搜救,我们一线的同志一直是没有放弃,一直是在努力的开展搜寻工作。刚才也介绍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积极寻求其它部门协助,国家海洋局、中国气象局、中国海警局、中国海洋石油公司等等,都为我们工作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有的提供船舶跟我们一起开展海上搜救工作,有的提供清污的力量,有的提供消防器材等等,应该说在这个方面我们也发扬了团结协作的精神,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直在和伊朗方面进行沟通,保持随时的沟通。伊朗驻上海的总领事和上海搜救中心是24小时保持着电话联系,他还经常到我们指挥中心直接去了解我们在前方开展的搜救情况,伊朗的驻华大使也到上海去了,在我们指挥中心看了我们整个搜救过程,所以我想,我们以前没有这么去做,我们全部都是开放透明的,所以我想这些是我们所做的不同的地方。在整个工作过程当中,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面对这么样复杂的情况,第一次在这种远离中国大陆,并在高海况下开展搜救工作,我想应对这种凝析油的邮轮着火,我们也取得了一些经验,我们也愿意和有关方面进行共享,谢谢!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07:50 

 


  

  谢谢智广路先生,下面继续提问。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的记者提问】1-19 16:08:12 

 


  

  我是来自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的记者,驻中国。中国政府在救助桑吉轮号失联船员方面做了哪些具体的措施。第二个问题,这个船沉没之后,中国政府都做了哪些工作,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第三个问题,中国政府准备怎样开展黑匣子的检测工作,第四个问题,遇难者的家属能否到中国来。第五个问题,中国政府准备在向伊朗方面转交遇难者遗体方面有什么样的打算,最后再次感谢中方对桑吉轮的救助工作。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09:50 

 


 

   我们知道事故发生以后,伊朗人民特别是遇难者家属异常关切,遇难者家属的关切也是我们的关切,您提的这些问题请智广路先生做回答。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6:16:50 

 


  

  事故发生之后,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在组织船舶赴现场开展搜救和灭火的同时,我们也按照有关的规定,和伊朗方面和孟加拉方面以及和日本、韩国、俄罗斯等等有关方面包括国际海事组织,我们都通报了事故相关情况,以及我们所采取的措施、在海上所开展的搜救和灭火的行动。同时,我们也和伊朗方面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伊朗驻上海的总领事,伊朗驻华大使以及后来到达中国的伊朗外交部长、劳工部长和我们一直有紧密的联系,一直在上海搜救中心全程了解我们在前方开展搜救工作。同时我们也应伊朗方面的要求,为伊朗准备登船12名人员提供相关的装备,也安排船舶及时把12名人员送到了救援现场,我们和伊朗人员也共同的商定了登船的方案准备进行实施,由于后来这个船上的火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计划没有得以实施。所以我想我们政府在整个工作过程当中,我们一方面是全力组织我们的力量,特别是上海方面,协调我们最好的、最有效的力量到前方去开展搜救工作。第二个,我们也是协调通报有关方面,同时我们也和伊朗方面紧密配合,共同处理我们共同面临这场灾难,这是事故发生以来我们一直不懈努力在做的工作。

  关于您讲到的伊朗遇难船员家属来华的问题,据我所知,在外交部例行发布会上已经就这个问题做过说明,所以我想您可以去向我们的外交部门做了解,做进一步的查询。有关向伊朗方面转交遗体的问题,我们已经和伊朗驻上海总领馆达成了协议,做出了安排,建立了机制,我们已经按照这种达成的协议和工作机制,移交了我们从水中打捞起来的遇难人员遗体,在移交过程当中我们充分尊重伊朗和孟加拉在有关方面提出的一些要求,我想在今后一旦发现新的遇难者的遗体,我想我们还会按照我们已经商定的这个机制继续做好遇险人员遗体移交工作,谢谢!

 

  【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副局长 杨新宅】1-19 16:18:50 

 


 

  我想补充一点,伊朗朋友提到的关于黑匣子数据读取问题,我想做一个补充。目前中国海事局组织了调查组,目前正在工作,同时调查组按照相关的国际公约和国际规则已经邀请了伊朗、孟加拉国、巴拿马等国家,以及中国香港等利益相关方一并参加事故调查工作。所以关于黑匣子数据读取工作,我想一定会在利益相关方的共同的见证下来开展航行数据记录仪,也就黑匣子数据读取工作。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19:50 

 


 

   谢谢,下面继续提问。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提问】1-19 16:19:50 

 


 

  谢谢主持人,我是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我想问三个问题,第一,桑吉轮沉没油泄漏对周边形态环境影响怎么样。第二,今后中国当局对防治扩大污染做什么措施。第三,搜救当中你们认为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吗,谢谢!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20:50 

 


  

  谢谢您的提问,您提的三个问题,前两个问环境污染,这个问题先请国家海洋局霍传林先生回答。

 

  【国家海洋局生态环境保护司副司长 霍传林】1-19 16:25:50 

 


  

  首先非常感谢这位记者朋友。刚才智主任对这次事故的特点做了详细的介绍。其中有一块我听的很仔细,这是世界航运史上由油轮载运凝析油发生碰撞爆炸然后起火沉没的事故,救助工作非常艰难。它的环境影响我们觉得也是一个新问题。

  溢油事故环境影响,从几方面看,一个是影响的强弱,还有影响时间长短。而这些方面都要受到污染源、污染物的性质、环境条件的影响。

  凝析油是高挥发的一种油品,碰撞之后,会存在一些完全燃烧也有不是完全燃烧的情况,所以大家看到这个船起火之后一直冒黑烟,这个黑烟是由于不完全燃烧还包括凝析油里边含有其它污染物,就会对大气产生影响。

  从1月9号,通过监视监测已经多次发现油污带存在,但是面积相对来说比较小,这是在沉没之前。船舶沉没后,沉船现场和附近海域多次出现不同规模不同性质的油污带。现在还在开展搜救、探测阶段。油受风、海流影响,有一个飘散漂移的过程,我们持续关注,也有专门预报和技术力量进行分析预测包括监控。

 

  【国家海洋局生态环境保护司副司长 霍传林】1-19 16:30:50 

 


  

  大家还谈到了影响时间长短的问题。这艘油船11.3万吨凝析油,主要是短链烃类混合物,并含有少量二氧化碳,在风驱动下有扩散可能。但是看这个爆炸地点,离近岸距离还是比较远,而且根据监测,在近岸海域还没有发现有油污现象或者污染情况。环保部门在沿海地区比如说在浙江、上海这些沿海大城市也开展了大气环境影响监测,目前也没有发现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中国方面是对于重大溢油事故有海上搜救和重大海上溢油事故协调机制,这次事故也成立了专项工作组,一起开展海洋环境监测工作。截止到19日上午,国家海洋局共出动了船舶9艘,里程达到6千海里,飞机6个架次,航程也达到6千公里。监视面积约有2万平方公里,这跟智主任讲8千多公里不矛盾,我们是航空监视。智主任讲的是海上搜救巡视。包括外业和内业我们有2千余人次来进行工作。在桑吉轮沉没的海域和路径上持续对海洋大气、海水,海洋生物进行监测,利用卫星遥感、航空监视等手段对溢油漂移监测,为清理油污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33:50 

 


  

  谢谢,我们尽最大的努力进行救援工作,最大的遗憾就是这次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而且现在还有很多人失踪,此外还造成了一定的污染,目前我们正在尽最大的努力进行后续的应急处置工作,谢谢。

 

 

  【新华社记者提问】1-19 16:34:50 

 


 

  我想问一下四名登船救助的勇士,他们当时是冒着极大危险登船,这是出于什么样的情况登船,救援情况怎么样?

 

  【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副局长 王雷】1-19 16:39:50 

 


 

  谢谢记者朋友提问,对于我们来说,无论何时何地不分国籍,救人都是第一位,这次救援行动我们首要任务就是人命搜救。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我们就绝不放弃。我们的救援力量到达现场后,就一直在做登船搜救的准备,但是由于现场情况十分险恶,空气中弥漫着浓烟和有毒气体,也有不断的燃爆,虽然都有爆炸的危险,我们船舶递进都是非常困难,更不要上登船,登船意味着随时有可能牺牲。因此要做出登船的决定对我们指挥者来说也是非常艰难的一个抉择。但是使命使然,我们还是决定要登船,救援人员在现场也是纷纷表示要登船搜救,也给我们指挥人员一个坚强的支持。我们在现场精选了徐震涛、冯军林、冯亚军、卢平四名经验丰富、相互配合默契的搜救队员登船搜救。为了最大限度保护搜救人员的安全,我们事先做了大量的观测和分析工作,比如燃爆情况,包括现场气象持续的观测和分析,也凭着多年搜救经验,我们制定了详细登船搜救计划、操作流程以及应急保障预案。我们四名救援人员都是共产党员,在这次搜救中充分彰显了先锋本色,于13日成功登轮搜寻,并带回两具遗体和航行数据记录仪。下面我再给各位介绍一下登轮的一些具体情况。

  13日0700时,现场救援力量根据方案做好待命准备,0800时,“深潜号”抵近难船尾部。0835时救援人员进行登轮搜救工作。0840时,四名救援人员首先打开防海盗安全舱的舱盖,发现舱内浓烟涌出,热浪滚滚,随后救援人员沿着左舷外楼梯搜寻至艇甲板发现了两具遗骸。在驾驶台里,搜救人员进行了搜寻,没有发现船员的迹象,搜救人员拆下航行数据记录仪,并在返回途中把两具遗体进行了整理。搜救人员准备对甲板上的生活舱进行搜寻,当时测到的温度是89度,无法进入。9点03分,四名救援人员带着两具遗骸以及航行数据记录仪回到了“深潜号”上,完成了这次非常英勇的登轮搜救行动。

  我的回答是这样,谢谢!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40:50 

 


  

  谢谢,下一个问题。

 

  【中国日报记者提问】1-19 16:41:50 

 


 

  我是中国日报记者,咱们有哪些部门参与此次搜救工作,后期搜救工作分工是如何安排的。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 智广路】1-19 16:44:50 

 


 

   刚才我在背景情况中介绍了,我们有部际联席会议机制,也有国际合作机制,交通运输部、海洋局、海警局、农业部、军方等国内力量以及过往商渔船,包括日韩等国际力量都参与了前期搜救工作,我就不赘述了。桑吉轮沉没之后中国政府仍然对后续处置工作高度重视,我们也成立了高效运转的跨部委的协调机制,叫处置专项工作小组。有交通运输部、外交部、海洋局等等一些部门来组成。我们会认真的去分析、去研究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因为船还沉在这个地方,还不断有一些油污在泄漏,海面上发现油污的情况,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安排力量对已经发现的水面的油污进行清除,同时我们也在考虑怎么样去处理这条船舶。刚才讲到了如果从根本上消除污染源就是去进行打捞,同时考虑进一步查找遇难人员的遗体也是要对这条船舶做一些探摸的工作。所以这些都是我们下一步要考虑的。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的,涉及到法律上的问题,国际公约遵守问题和涉及船东的问题等等一系列问题,我想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包括刚才我们霍先生介绍对水质的监测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所以我想我们要统筹考虑这些问题,进一步安排好后续的有关工作。

  

  【路透社的记者提问】1-19 16:45:50 

 


  

  我是路透社的记者,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目前为止我们的调查的结果有关这两艘船到底在碰撞之前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这个事故、调查有没有结果。第二个问题,现在这个船沉没的地方是在公共海域,刚才介绍的情况是对空气的影响比较有限,因为离海岸比较远,下一步,对生态的影响以及油污的清除等工作,由谁负责,各国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协调。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46:50 

 


  

  谢谢你的提问,首先我更正一下,这次“桑吉轮”事故发生的地点是中国管辖海域。下面请杨新宅先生回答。

 

  【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副局长 杨新宅】1-19 16:49:50 

 


  

  我来回答关于事故调查情况。“桑吉轮”和“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以后,中国海事局在第一时间成立了事故调查组,依据有关的国际公约和国内相关的法规立即启动调查工作,我们遵照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客观公正和公开透明的原则开展调查,这也是我们一直遵循的海上事故调查的原则。这次事故的调查程序跟其它海上交通事故的调查程序大体差不多,目前,事故调查工作正在开展过程当中,目前给出事故结论还为时过早。这次事故涉及相关方很多,我们已告知并邀请包括伊朗、巴拿马、孟加拉等国家和中国香港的海事主管当局参与海事调查工作,目前伊朗和巴拿马与我国进行了接触,准备共同来开展事故调查工作。

 

  【国家海洋局生态环境保护司副司长 霍传林】1-19 16:57:50 

 


  

  首先您说事故海域的问题,主持人进行了更正,我不再重复。关于事故海域受影响的情况,我们在前面也介绍,溢油事故的影响从几个方面去研判,范围、程度等等方面。

  影响包括长期影响和短期影响。短期影响,我也讲到了,中长期影响情况我简单说一下。因为这艘船现在已经沉没了,而且我们也发现有油渗出,还有一部分残留的燃料油。油污里面的一些有害的成分,它可能对环境中包括沉积环境会产生影响。另外有一部分,如果沉降到海底之后,对海底的沉积物包括底栖生物产生影响。

  这个影响不确定性是非常大的,需要结合现场的,包括我们现场监测数据和现在调查数据,尤其是生物质量方面监测,来进行研判。我们有重大海洋事故搜救海洋协调机制,针对这一次我们说比较新的,史上没有先例的溢油事故,充分发挥部际协调工作,在监测方面开展了海空天立体的监测。

  作为海洋管理部门和海洋工作者和广大热爱海洋、关注海洋保护的媒体朋友和广大公众是一样的,甚至我们更关注海洋生态保护。因为职责所在,我们海洋部门在协助海事部门做好搜救处置的同时,积极开展海洋环境监测与调查,会同几个部门一起从各个角度,包括水的环境、大气的环境、生物资源等等方面一起来开展工作。

  比如说在事发海域,现在国家海洋局有5艘专业船舶在现场作业,近百名监测人员持续开展工作,而且还有数百名上千名的人员在做幕后工作,比如我们做分析、遥感的检疫、实验室的分析等等这些工作,刚才讲人命关天,水火无情,我们监测人员和搜救人员一直坚守事发现场,正是因为他们的工作我们才获得了这么多一手的资料。

  这次油轮的特点,我们讲是史无前例,是非常新的一件事情,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判。在做监测的同时也在准备做生态损害的评估等等一系列工作。

  我们希望这种事故永远不要发生,无论海洋工作者、搜救者都是一样的心情,我们永远都能够享受绿水青山、碧水蓝天,谢谢大家!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6:58:01

 


 

  谢谢,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

  

  【韩国京乡新闻社记者提问】1-19 16:58:50 

 


 

  我是韩国京乡新闻社记者,我有两个问题,“桑吉轮”沉没水域是在韩国济州岛海域约520公里远,距日本冲绳那霸290公里远,受风力洋流的影响,有危害会不会扩散到韩国和日本。第二,据了解,上海打捞局安排水下机器人“桑吉轮”沉没水域进行探摸,能否介绍有关具体情况,谢谢!

  

  【国家海洋局生态环境保护司副司长 霍传林】1-19 17:02:50 

 


  

  影响我觉得还需要长期来观测。刚才主持人也讲到现在“桑吉轮”是在北纬28度22分,东经125度55分,我们搜救人员把这个船进行了定位。

  说到这个地方影响可能怎么样?我觉得要讲它会受到海流和风向共同的影响。这位记者朋友关心漂移的问题。这个地方还是有一点风浪,这个船从碰撞之后一直的从事发地点向南,西南漂移到现在这样情况。但是油的漂移跟船的漂移不太一样。这个船的漂移主要影响因素是风,大部分在海面是风。这个地方之所以大家关注,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还存在着黑潮,会向东北方向去。所以大家现在看这个油时而在北时而在南。一方面受气旋的影响也受海流的影响。风的力量超过海流力量就会往南,风小了,海流作用强就会往北去。

  但是我们现在发现的还是在沉船附近海域。我刚才讲到了我们几个部门一起开展了联合的海空天立体监测,我们会在关键的节点包括区域,核心区、控制区会设置不同层次的站位,进行紧密的检测,卫星监测预报分析。

 

  【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副局长 王雷】1-19 17:03:50 

 


  

  关于上海打捞局到目前已经安排多种水下设备前往“桑吉轮”沉船水域进行勘测,其中就带有两套遥控无人潜水器就是RV,它是用于对水下沉船的外部进行摄像的作用,接下来也将抵达现场开展这方面的工作,谢谢。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 吴春耕】1-19 17:04:50 

 


  

  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如果媒体朋友还有新的采访需求,请及时与交通运输部新闻办联系,我们将及时做好报道采访服务工作,同时也将通过媒体报道和其它方式向外发布后续应急处置进展,谢谢大家!

政府信息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