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1年网上直播 > 2011年第六次例行新闻发布会 > 相关链接

我国“十二五”将加强“富民兴边”交通建设——来自怒江大峡谷交通调研的报道

来源:    2011-11-21 10:38:00

  新华网北京2月22日电题:我国“十二五”将加强“富民兴边”交通建设——来自怒江大峡谷交通调研的报道

  记者 林红梅

  两岸高山对峙,谷底水流湍急,出门溜滑索,种地像攀岩。春节刚过,交通运输部副部长翁孟勇率调研组沿着绵延300多公里的怒江大峡谷,冒雨调研滇西南地区的交通状况。以怒江交通建设为标志,我国“十二五”农村公路建设将重点向中西部地区的老、少、边、穷地区倾斜。翁孟勇在怒江表示,要通过修建边境公路,为边境地区富民兴边奠定腾飞的基础。

  怒江人民的期盼

  汽车在怒江大峡谷半山腰的一条狭窄公路上行驶,车轮左侧是万丈深渊。时而可见,铁索横跨怒江两岸,外出的百姓从索道上溜过。

  在泸水县称杆乡拉古瓦底村,当地百姓把翁孟勇一行围了起来。一位傈僳族妇女对翁孟勇说:“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修一座桥,我家就能买拖拉机,把甘蔗拉到山外卖,送孩子上学也方便。”

  在福贡县石月亮乡拉马底村,当地医生邓前堆从江对岸滑过来,邓前堆常年滑索道来往于江两岸,给百姓看病。他对翁孟勇说:“希望政府能给修一条可以跑汽车的吊桥,最起码,有一座能过人和马的吊桥。”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段跃庆介绍,怒江大峡谷两岸居住着傈僳、独龙、怒、藏、普米等十多个少数民族共50多万百姓。像这样的溜索,在怒江上共有32对,是当地百姓过江的主要交通工具。

  溜索浓缩着当地交通的变迁。云南省公路局局长吕云锋告诉记者:“解放前,溜索由竹子制成,容易断掉;解放后,溜索由藤条制成,也不太安全;近年来,国家花钱把溜索全部改成了钢铁溜索,每条投资6万元,定期检查溜索和百姓手中索具的安全性能,百姓掉进江里的事不再发生。”

  作为世界第三大峡谷,怒江数千年处于原始封闭的状态,境内没有一条公路,运输靠人背马驮。1954年,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把改变闭塞落后的交通状况作为边疆建设和边防巩固的头等大事来抓。段跃庆介绍,到“十一五”末,全州公路通车里程达4060公里。其中,进入怒江的碧江至贡山公路全长近156公里,是我国最艰巨的公路工程之一。施工者腰系安全带,沿壁而下,似壁虎般贴在岩上,硬是从怒江大峡谷的半山腰掏出了一条路,修路过程中,死亡88人,伤残135人。

  但是,与1.4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相比,这些公路不仅数量少,而且等级差。段跃庆介绍,全州有两个车道的二级公路只有107公里,能够错开两辆车的三级公路只有135公里,其余都是无法错开车的四级以下公路。全州至今没有国道,没有高速公路,没有铁路,没有机场,没有水路。进出怒江只有一条单一的公路省道228,80%为无法错开车的4级以下路面。

  调研组一行的车队,途中数次因两车迎头,无法错开车而停滞。

  资料显示,怒江已经发现各种矿藏28种,兰坪铅锌矿探明储量亚洲最大,怒江还拥有世界级的水电、生物和旅游资源。

  在贡山县木腊溜索处,一群当地妇女冒雨过江。翁孟勇仔细地帮一名妇女把编织袋挂好。妇女溜过江去,衣裙飘飘,虽是好看,翁孟勇却感到一阵心酸。一名男青年指着对岸的家告诉他:“我们建房子用的水泥,牛,猪,都是用溜索溜过江的。小孩和老人过江,也是如此。”

  段跃庆说:“路的尽头,就是运输的尽头。重重大山的阻隔,使怒江人守着‘金山’,望天兴叹,全州4个县全部是国家级贫困县。”

  向难啃的“硬骨头”进军

  “让边境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裕,是国家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基石。”翁孟勇在调研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次调研,就是具体研究边境地区交通情况和对策。

  “十一五”是我国农村公路发展史上发展成效最大的时期。中央五年对农村公路建设投入资金达1978亿元,全社会共投资农村公路9500亿元。

  但我国边境地区,不少地方集老、少、边、穷于一体,交通如同怒江的状况。资料显示,到去年底,全国仍有1200个乡镇、12万个建制村不通沥青(水泥)路,其中,90%集中在西部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

  翁孟勇指出,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等一系列会议对“十二五”期间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十二五”农村公路仍将得到大发展。交通运输部已经确定,将坚持工作力度不减、资金支持力度不减。

  与“十一五”不同的是,“十二五”期间农村公路建设的重点更明晰。翁孟勇说:“我国多数边境地区因地方财力有限,无力依靠自有力量建起公路。怒江州就是这样的典型例子。进出怒江大峡谷的唯一公路省道228,沿中缅边境线北上,占中缅边境线的20%。这条路继续向北延伸,是第二条进藏大通道。”

  内蒙古、新疆、西藏、黑龙江、吉林等边境地区,都存在这样的典型问题。这些地区的公路,既是富民兴边的战略大通道,也多数地形险峻,修路困难,是交通建设最难啃的“硬骨头”。

  我国今后五年的交通建设,将向这些“硬骨头”发起冲击,将公路修进大山深处,大漠腹地。

  把好事办好

  怒江州对于发展交通要求迫切。段跃庆说,“十二五”全州把突破交通“瓶颈”作为主攻方向,计划建设一纵一横两条干线公路,四条环线公路,一座大桥,一个机场,索道全部改建成桥梁,全州29个乡镇全部通柏油路。

  但是,钱从哪里来?段跃庆说:“怒江地方财力弱,贷款难,还贷难,希望国家对以上建设项目给予支持。”

  除怒江的32对溜索外,怒江州内的澜沧江、独龙江上还有10对溜索桥。段跃庆希望:“1至2年内把42对溜索全部改建成桥。”

  云南省副省长刘平指出:“我们有必要历史性地结束怒江百姓溜索过江的历史。其中,福贡县石月亮乡拉马底村溜索改建桥可先建,云南省会尽力筹措一部分资金。”

  “站在溜索边,我感到了一种责任。”翁孟勇说,“要把溜索改桥作为‘十二五’开局怒江交通建设的重中之重。建议马上启动拉马底村的索改桥项目,在害扎自然村建人马吊桥,在拉马底行政村建设汽车吊桥,以此作为三江上溜索改桥的示范工程。”

  调研组里的专家测算,修一座汽车吊桥约需500万元投资,修一座人马吊桥需近200万元投资。

  翁孟勇分析指出:“调研组发现村落很散,多数自然村只有两三百人。建议当地政府对索改桥进行统筹规划,与农村新家园建设结合起来,不是一条索道就新改一座桥。比如,可否把分散的自然村组集中起来,建设一个新的行政村,然后修建一座桥?”

  翁孟勇强调,索改桥必须统筹规划,量力而行,不能一哄而上。既不能过重增加财政负担,更不能向农民摊派,切忌搞任何形象工程。

  刘平要求云南省马上组织工作组,一个月后拿出拉马底索改桥的方案,报给交通运输部,争取尽快开工。以此为示范,摸索出统筹解决怒江群众过江交通的良策。

  对于怒江州内“一纵一横”两条主干线,翁孟勇表示,进藏的省道228要进行升级改造,改成有两条车道的二级公路。其中,最窄处的福贡至贡山27公里无法错开车的卡脖子路段,尽快进行加宽改善,加上护栏,避免车辆掉进江里。

  州长侯新华是当地的一名少数民族干部。他激动地说:“作为一名怒江人,我感到振奋。”


政府信息公开